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民生热点 > 正文

鄂州黑老大“杂毛”敛财5000余万,团伙38人将出庭受审!

4月9号,楚天都市报记者从鄂州警方获悉,鄂州市又一涉黑老大——周闯(绰号杂毛)将近日出庭受审。该案涉黑团伙成员和案件数量、规模是全省最大的涉黑案之一。


鄂州警方在查处该案时,发现案件性质恶劣、涉案人员较多,遂逐级上报,成为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鄂州市公安局自2017年11月开始侦办此案,历时15个月,辗转5个省市,行程近5万公里,走访群众2000余名,收集证据材料3000余份,抓获涉案人员60人,逮捕48人,其中涉黑人员38人,涉及罪名10项。



网络举报揪出涉黑头目


2017年3月,上任不久的鄂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的薛四清在鄂州市掀起扫黑除恶风暴——“霹雳2号”行动,打击“黑恶霸”,查禁“黄赌毒”。


此时,一篇击率极高的《鄂州黑道20年》的网络举报信进入薛四清的视野,该举报信中提到了一名绰号叫“杂毛”的团伙组织,长期盘踞在鄂州城区百子畈村结伙作案,涉嫌多宗违法犯罪案件。


这篇网络举报信引起了薛四清的重视,他批示要求警方先期进行暗中调查。经查,1975年出生的周闯在20世纪90年代末从鄂州市某铁矿辞职后,拉拢江湖组织“大八仙”的手下邱某胜、邱某宝,并纠集绰号为“波斯猫”、“红屁”等人混社会,长期作恶一方,民怨极大。


同年10月31日,鄂州市公安局成立10.31专案组,由副局长韩才兵任专案组组长,负责核查周某涉黑团伙的违法犯罪问题。


“周闯的成长过程充满了极端的暴力色彩。”据韩才兵介绍,该组织的存续时间长达20年。从1997年4月开始,周闯与得力干将范某和其他组织成员首次共同实施故意伤害后正式形成,至2017年10月周闯被抓获到案、2018年6月范某投案才彻底覆灭,存续时间长达20年


记者了解到,1997年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周闯一朋友与他人发生纠纷,其朋友打电话让他帮助报复。4月8日晚,周闯指使范某带人到对方家中,将他人砍成重伤。


从此时开始,在周闯的组织、领导下,该组织于2000年代进入最猖獗时期,频繁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组织成员人数众多,多达30余人。


该组织利用、依靠非法强势地位和影响,有组织地通过插手工程、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非法手段,大肆敛财。


2002年开始,周闯形成了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后,开始插手工程,以占干股的形式参与开发百子综合楼、高知秀园小区和多佳公寓土建项目,获取巨额经济利益。2007年,周闯不满足与他人合作,遂开始利用软暴力手段逼走项目实际控制人,在鄂州范家墩及周边一带,凡是建筑工程必定插手,并指使他人干扰、破坏建筑工程招投标、施工和结算,通过寻衅滋事、殴打他人、串通投标等手段,先后插手10余个建筑工程项目,对范家墩一带建筑工程行业的准入、经营、竞争等经济活动产生了重要影响。


恃强抖狠殃及他人酿命案


2006年底,鄂州另一涉黑团伙头目熊才祥(本报曾对其涉黑案已作报道)在一牌铺赌博时输了钱,借了该牌铺老板1万元钱。事后,能才祥并没有及时归还,由于该牌铺受周闯等人“保护”,周闯一得力干将周某遂指使马仔砸了熊才祥的车子。


2007年2月的一天凌晨,周某和其同伙成员等5人在鄂州市吴都一酒店宵夜时,被熊才祥团伙带人砍伤。周闯获悉后,遂商量欲报复熊才祥为周某报仇。


同年5月23日晚,周某发现熊才祥在鄂州古楼街出现,立即指使陈某等人持刀赶到现场,将熊才祥等5人砍伤。次日凌晨,周某向周闯报告此事,周闯立即安排人员查探伤者情况。经打听,熊才祥一方的赵某受伤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当时死亡的那名赵姓男子很冤枉。”专案组负责人祝如华介绍,赵某只是一名做建筑生意的小老板,当晚遇到熊才祥后,在一起谈生意,不想被周某团伙误认为是熊才祥的人,结果丢掉了性命。


经鉴定,熊才祥所受损伤为重伤,另外三人两人轻伤一人轻微伤。案发后,周某畏罪潜逃,充当打手的陈某被判处死刑。


为了安抚手下,2008年,周闯团伙为陈某的母亲在鄂州城区购买一套100多平方的住房。5年后,周某迫于压力主动投案自首。


为使周某得到从轻处罚,周闯托人找到死者赵某一方,协商经济赔偿事宜。随后,该组织几名团伙成员筹资150万元,对受害人赵某的遗孀进行了赔偿,周某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周闯团伙用暴力手段争夺地盘已司空见惯。2002年8月,另一黑恶团伙余某为争强斗狠,有意到受周闯保护的一家牌铺内收取保护费。周闯得知后,授意其手下邱某(因此案已判刑)带人进行报复。同月27日凌晨,余某等人在南浦路香香夜市宵夜时,邱某等人持刀上前将余某等人砍伤后逃离现场。经鉴定,余某损伤为重伤,另一人所受损伤为轻伤。事后,周闯团伙安排赔偿余某37万元。


20年非法敛财超5000余万


专案组负责人祝如华介绍,该组织利用、依靠非法强势地位和影响,有组织地通过插手工程、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非法手段,大肆敛财。


警方查明,从1997年至2016年,该组织攫取的经济利益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


2007年7月,周闯得知某娱乐城地块要在武汉公开拍卖的消息后,便邀约鄂州市一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徐某一起参加竞拍。当年7月22日晚,竞拍在武汉某酒店举行前,周闯邀约同伙多名成员赶到该酒店,逐一约见参加竞拍的公司负责人,威胁不准在拍卖会上举牌竞拍。


次日上午,周闯带着马仔站在拍卖会现场门口,向参加竞拍的公司负责人示威。拍卖开始后,一开发公司负责人出来接电话,竟被周闯等人强行阻止进入会场,致使该公司无法参与竞拍。


拍卖过程中,这家娱乐城地块以580万元价格起拍,第一位举牌报价590万元,徐某第二位举牌报价600万元,其他竞拍者因受到周闯等人威胁,均不敢举牌参与竞拍。拍卖师见状,没有落槌,继续向参拍者介绍地块的升值空间,周闯等人便在会场上起哄叫骂,拍卖师被迫落槌。最终,周闯、徐某以600万元的低价拍得该地块。


周闯落网后,当年参加竞拍的一家公司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当年房地产一片红火,鄂州有十几家房地产开发商都想要那块地,但被周闯盯上了,迫于压力都妥协了,没人敢反抗,只好忍痛割爱。”


事后,周闯安排马仔参与协调拆迁、骚扰拆迁户,被警方拘留,为了“挤”走徐某,周闯竟多次以马仔需要补偿的名义找徐某要钱,最终徐某只好将自己32.5%股份作价800万转让,截至2016年7月31日,周闯在该地块与他人一起共获利约2439万元。


38名涉黑成员涉及10宗罪


据专案组民警王凯介绍,该组织为了维护组织的运转和稳定,增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性、隐蔽性,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些约定俗成的组织纪律和活动规约。


早期成员集中食宿,有相对固定的聚集地点和活动场所,便于作案时随叫随到。


在实施暴力犯罪时,周闯自己不露面,要求成员一对一交代,再由组织成员组织实施。如果不服管理,寻仇时找不到人,便要求成员会退出组织,但必要时还需要“顶罪”和“揽罪”。


在该组织内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组织成员不准吸毒,一旦发现有吸毒行为,就全赶出组织。据交代,担心成员吸毒后打架时冲不动、跑不快。


记者了解到,目前该组织共有38人涉黑,近日将出庭受审。该组织涉嫌触犯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共10条罪名。警方已查明,该组织持械作案、使用刀具作案15起。实施故意伤害案11起、聚众斗殴案1起、寻衅滋事案5起,共造成1人死亡、5人重伤、15人轻伤或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周闯团伙盘踞鄂州城区百子畈一带20余年,不仅插手工程,甚至小到商贩都深受其害。


“要不是鄂城禁鞭,我真想放挂鞭庆贺一下。”鄂城区百子畈62岁的邱爹爹说:“我们在这块做点小生意原来都要交保护费,如果不交钱,杂毛的人就会上门恐吓和威胁,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梁传松  邵峰)

— END —


广告


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 elgzhou666

0

下一篇:鄂州长江大桥项目前期工作全面启动

上一篇:没有了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
自定义Html广告